看美女全身的软件

当这话传来时,众人都惊愕了一下。

随即警醒过来,同时拜倒:“圣尊!!!”

能够做到这般传音的不在少数,但能用这种口气肯定宁夜说法,那是女帝都未必能做的。

只有琅琊圣尊本尊。

他果然出现了。

面对七境圣人的老祖宗,谁敢不惊?

唯有宁夜全不在意,是唯一没拜倒之人,只是朗声道:“宁夜,见过老祖!”

琅琊圣尊自天际传至:“你为何不拜?”

宁夜摇头:“拜不拜的重要吗?证道在心,能够领悟圣尊精神,才是最重要的。琅琊之道,天地反复,乾坤易位,不遵旧规,不循旧理,身为圣人,早不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

“呵呵,那你觉得,本尊应当在意什么?”琅琊圣尊反问。

宁夜想了想,回答:“万法以下,重法。仙法傍身,便如力气。涅槃以下,重道,道行神通,悟性为高。但是涅槃以上,要重什么,我不知道,也不理解。但是这些年,宁夜自问也有所突破,从未见圣尊莅临教化,要么是宁夜悟性还不够,突破也达不到让圣尊重视的地步,要么就是……还有更重要的一层,未能达到。”

说着他看看苍穹天空:“本来我不知道,今日一言,圣尊出现,到让夜有所领悟……应当是大局。”

茂盛花海温柔可爱清纯美女阳光下写真

“大局?”琅琊圣尊问了一声。

“唔。”宁夜挠了挠头皮:“或许这么说不太合适。毕竟不同人眼中大局,不一样。本质上,这应该也是道,只不过,和无垢涅槃的道,有不同。”

“如何不同?”琅琊圣尊问。

宁夜露出苦相:“说不好,应该说,就是人和环境的关系吧。七境之界,可培养七境圣人,五境之界,就只能培养五境涅槃。环境,是对修士的制约。每一个修士,所需要突破的就是这种环境。境内修士,所重之道,受限于境。而要想突破,就应当是更有大局,自家境界不够,那边创造境界。所以,这里的大局,应当是和环境有关。真正的大能,创日月,覆星辰,手可摘星,便是如此吧?”

琅琊圣尊呵呵笑了起来:“有意思,虽然说的不全对,但也沾了些边。以你修行之时日,现今之修为,能有如此见地,已是难得,放眼天下,怕是没有个能强过的。不错,不错,灵娘还真是收了个好徒弟。”

宁夜趁机道:“还请圣尊指教。”

“教不得。”琅琊圣尊道:“有些事,只能你自己去领悟。吾今日回应于你,已有拔苗助长之嫌,不可再授机宜。不过你很好……天中十二上界,还有三处空着。吾等着你……”

说着琅琊圣尊已消逝无踪。

这话听得纷纷愕然。

我了个操,刚才琅琊圣尊说什么?三处上界空着,我等着你?

这是说宁夜必成圣人吗?

宁夜到没太在意。

他还在思索琅琊圣尊刚才的意思。

正如琅琊圣尊所说,他的出现,本身就是对宁夜的一种肯定,也就意味着宁夜刚才无意中触摸到了一丝成圣门槛。

但他的环境之说,显然也没有获得琅琊圣尊的认可,就意味着还有缺漏,只是琅琊圣尊不想影响他。

答案,还需要自己寻找。

当然,他现在只是一个万法境,也不急于考虑这个。

只是远在天边,天蚕之上,还在和魔界斗争的宁夜本体,也已收到这信息。

不由沉思起来:“七境成圣,不仅仅是环境的问题,还有什么?天道?不多,那是总领,自然是重要的,却不是成圣之关键。分身的那些话,到底触动了他哪根弦?”

本体沉思着,喃喃自语:“开拓……创造……历史……”

“创造历史?”宁夜心中忽然微微一愕:“成前人所未有,独树一帜?”

那一刻,心中忽有所悟,内心气机感应,竟似有异动。

无尽虚空骤现灵光,气运再现。

众修愕然抬头:“天意显化,这是什么情况?”

宁夜则怔怔望着虚空气机,那气机一闪而逝,没有人让宁夜有什么本质突破,只是内心之中,宁夜却仿佛打开了某道枷锁。

“创造历史……成前人所未有……证道在神,布道天下……原来是这样……”宁夜心中兴奋起来。

他终于知道了通往七境之路的关键方向。

——————————————————

天中界,栖霞谷。

琅琊圣尊已然消失,而他的出现看起来没惊动任何人,竟无一人查知。

对江小凡来说,这确实一场“意义非凡”的教育,让他真正理解了仙界的现实与残酷。

即便是对轩辕龙等人,也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终于意识到真正的巅峰存在,他们的思维是怎样的。

就好像农民认为皇帝使用的都是金扁担一样,以下层修士的思维去度量上层,注定是大错。

这些都是后话,只是大家对宁夜确是更有信心。

因为从琅琊圣尊那里获得感悟的缘故,再加上九神术补全计划,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宁夜也是认真修行,暂时到是没出去作什么妖。

不过他没出去作妖,仙界却从不平静。

当年数百分神转生,造成了天才泛滥的局面。

而随着时日增长,许多人都有了门派,一路修行,也渐渐有了名气。

远的不说,单是日曜阁那两位,先后都在日曜阁中大显神威。

池晚凝还是好的,她性子本静,所以大部分时间除了修行,便是吟诗操琴。天中界盛行杂学,而池晚凝又喜好如此,琴棋书画皆有涉猎,更均精通,大有要走万妙圣尊之路的意思。不过门派只区仙法,不别道途,所以这方面没人会干涉她。

相比之下,公孙蝶就热闹多了,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在外游历,也因此闯出赫赫名头。当年她在长青界,是有名的千幻魔女。

如今在天中界,魔女无人敢言,千幻到依然名副其实,成了有名的千幻仙子。

公孙蝶对此到是沾沾自喜。

今日宁夜正在谷中修行,忽的心生感应,眉头一皱,也不说话。

片刻后,方道:“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跑过来了?”

就见一道身影闪现,正是公孙蝶,若蝶穿花,直接投入宁夜怀抱:“经年不见,可曾想我?”

宁夜眉头微皱:“竟然偷跑进来的,真当琅琊阁是你可随意出入之地?还不向师尊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