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下载安卓下载

   但凡是正常人,就没几个爱听醉鬼扯淡的。

   就这么大着舌头拖着长腔吹了仨小时牛逼,别说是林愁等人受不了,就游荡魔自个儿都两眼发直,原因自然只有一个——他没醉,甚至都没怎么上头。

   于是乎游荡魔的啤酒漱口之旅开始了,嗯,这属于玩的好好的就耍赖皮的典型,都已经喝成这样了,白的啤的再一搅和,咱黑沉海上来的这位贵客估摸着到后天都甭想睁开眼。

   沉默了许久许久的鲍二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语气担忧,

   “愁哥,这么喝下去...不会出事儿吧?”

   司空忍不住讥讽道,

   “一大把年纪了你也跟着叫愁哥?你也不嫌臊得慌!”

   “嘿嘿...达者为先,达者为先嘛!这是传统美德,必须要尊重。”

   林愁满不在乎的说,

   “能出什么事儿,饭钱酒钱都是先付了账的。”

   鲍二呲牙,得,感情人家赚翻了咱挣不到钱的原因就在这了——原来是脑回路不太一样啊。

   就听那边“咚”的一声响,宋青云的脑袋和桌子来了个亲密接触,撞的那叫一个瓷实。

   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

   接着,宋青云咕哝了一句谁也没听懂的怪话,呼噜声大起。

   林愁吆喝道,

   “愿赌服输给钱给钱,这小子喝了三坛五彩!”

   “嘁,奸商。”

   “先赚三百万还要来赢我们的钱,有没有人性...”

   游荡魔抹了抹脸上的汗,

   “这小兔崽子酒量还是这么差——俺以前咋不记得他喝多了之后这么话痨呢?”

   鲍二看着地上摞的山高的空酒坛腿肚子都在转筋,就这,还酒量差?!

   “唉,果然是进化者大人们的世界...”

   鲍二有些意兴阑珊。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可是要成为明光最大搜集队首领的男人,此时此刻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nbsp,啥时候你鲍二爷也能像他们一样在这个地方举着坛子咕咚咕咚灌着酒踩着凳子吹嘘着昨儿打了几头几阶异兽砍了多少活尸的脑袋!

   想想那场面,鲍二多少次泪水濡湿了枕巾以及身旁马六如花似玉的妹妹的脸——是的没错,马六现在是鲍二的大舅哥了,还是亲大舅哥。

   有了老婆的男人都顾家——尤其是老婆比你小个十几二十来岁的时候。

   除了要担心“硬件”还得担心“软件”,当然硬件不成进化者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升级的了,那么软件总要搞一搞吧?

   老婆的面子里子吃喝拉撒乃至出门跳个广场舞那都得有他在上面罩着打好了招呼,不然那往发生委扔的一篮子接一篮子的扰民投诉信谁来管?

   小老婆负责貌美如花就已经够辛苦的了,肯定没空搭理这种琐事。

   每天光是出门前左一层右一层的涂脂抹粉就得俩半小时,看得他腰子都跟着疼,然后还得顶着高温到没有冷气的商场里精挑细选上小半天的衣裙——什么?败家?纯粹扯淡!你要知道,那摆在外面的华丽丽的衣服裙子小高跟都是表象,都是做样子给外人和姐妹看的!那些偷偷摸摸遮遮掩掩藏在里面夹带回家的情趣内衣诱惑制服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到最后是谁爽了自己心里就没点逼数么?

   想到这,鲍二不禁露出迷醉的笑容,顺带手擦了一把嘴角。

   总之,现在在林愁这里混到的资本比他上半辈子加起来的都要厚实,没见那些从来都把搜集队当奴才使唤的狩猎者们现在早就已经开始正眼儿看他了么。

   而且在前天鲍二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把自己愈发壮大的搜集队的一切事物交给大舅哥马六负责,这在别人看来非常傻哔的举动背后蕴藏着更为深沉的含义——反正老子就见天赖在燕回山不走了,爱咋咋地!

   咳,其实还是有一个非常隐私的原因。

   鲍二神经兮兮的看了林愁一眼,欲言又止。

   白大家那五米大牛子的生意还是他介绍的...虽然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啥,白大家对林老板感激涕零恨不得以身相许的样子他可是看在眼里做不得假的,山爷说当场见效了,奇效!

   我的老天爷!

   想想家里的小娇妻,鲍二暗暗下定了决心。

   e,五米的确有点过了。

   哥们这年纪大了,怕是受不了五米大家伙的补和摧残。

   打个折扣,18厘米就行啊,经济实惠老少咸宜。

   司空拿着个木薯团子的空碗在鲍二面前晃来晃去,

   “喂,喂!本公子叫你半天了,你楞什么呢,表情还这么猥琐。”

   “啊...”鲍二赶紧回事,赔笑道,“司空公子,嘿嘿,您有什么吩咐?”

   司空无语道,

   “我能有什么吩咐,林老板让你想办法把新来的醉鬼弄回基地市去,总不能让他睡外面草坪上吧?再给猪笼草当饲料吃了——你知道他住哪么?”

   鲍二一排胸脯,

   “这个好办,回基地市一打听就知道了,咳咳,不过我是骑摩托车来的,怕是要委屈这位...司空公子山爷,你们可千万别给我说出去啊,不然这位非杀了我不可。”

   林愁眼睛转了转就明白了,这是一个非常难的命题:

   醉鬼抠脚一个,摩托车一辆,你是选择把他绑在背上载回去还是像个破布袋子一样搭在后座上?

   如果不想被吐一身的话,答案显然是后者。

   林愁满脸严肃道,

   “不说不说。”

   “对对对,不说...我的记录者放哪儿了,一会我拍个照先。”

   果然,还没等摩托车速度提上来,趴在后座上的宋青云就像个倒置的喷泉一样一路走一路喷,场面那叫一个壮观!

   老实巴交的游荡魔难过的说道,

   “可惜我没买一个记录者,那小东西太贵了。”

   司空宝贝似的把记录者放好,认真道,

   “老游啊,我跟你说,现在有不少狩猎者都开了直播间,就把记录者固定在脑袋上再做个微调,在荒野上与异兽厮杀拍出来的第一视角画面非常受人追捧,听说特别有代入感贼刺激,靠这个他们还赚了不少外块呢!”

   游荡魔挠挠头,

   “有人看?”

   山爷嘿了一声,

   “那怎么能说是有人看呢?除了秦武勇那种的美食主播,就这种直播间最火爆了!基地市里最不缺的就是出不了三道墙憋坏了想方设法找刺激的的家伙了,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啊,二代子弟甚至有点闲心的普通人啊——哪怕你就是第一视角直播打个蚊子他们都投推荐票你信不?”

   游荡魔的大脑当机了,“你没骗俺?真有钱赚?”

   山爷大骂,

   “呸,老子骗你个夯货?”

   游荡魔急匆匆的去了,不用说,肯定是卖了那张皮子去买记录者。

   山爷嗤了一声,

   “这货,比谁都敢打敢杀,就没见他攒下一毛钱过。”

   司空反倒表示理解,

   “你要是觉醒了个靠高阶异兽血才能活的天赋说不定还不如人家呢——两只鸡都把你折腾成这熊样了!”

   “...”

   山爷脸抽了抽,“能别提鸡么,老子好不容易把它们甩给嬷嬷代养清闲两天。”

   “呵呵!”司空一脸鄙夷。

   不过毕竟骂人不揭短,关于山爷被两只鸡嘬掉了半辈子的积蓄只能靠女王大人养活这种事儿也就没再多提。

   司空神秘兮兮的说,

   “前几天有个幸运的家伙不知道从哪儿挖出来一张大灾变前的碟片,已经烂的不成样子,这两天复原完毕正准备在巷子口放映——成人场,十八岁以下禁止观看,你们要不要一起?”

   一群人顿时来了兴趣,

   “什么碟什么碟,动作爱情大碟?有没有林子那张好看?”

   林愁,“滚!”

   山爷啧啧有声,

   “诶?我说林子你个纯情小处男怎么这么淡定?不应该啊!装的还挺是那么回事儿的...”

   林愁呵呵冷笑,

   “淡定不是装的,孙子才是装的。”

   山爷骂,“靠...”

   司空又是一脸鄙夷,

   “请不要用你那猥琐的世界观肆意品评大灾变前古人类的口味,那是恐怖片!什么什么国家的来着...算了不重要,反正现在也没有国了,碟片是原声未翻译的,字幕组的同志们加班加点几天几夜没有休息到昨天才搞定字幕,翻译过来应该叫,导演叫比特犬还是牛头梗什么的,据说贼恐怖。”

   “妈妈再爱我一次?”山爷喳么着嘴,眼睛越来越亮,一拍大腿叫道,“娘咧,会玩!刺激啊!还特么是母子的?!”

   “...”

   又一个话题无疾而终,林愁回柜台后擦起了方便铲。

   唔,自从方便铲在血尸身上开了光之后林愁总觉得这玩意到处沾满了像虫子一样蠕动的血液和各种看不见的脏东西。

   “我说,聊的好好的,你跑去擦那玩意干啥?”

   林愁哼了一声,

   “明天再没有人来送异兽,我就真得关门大吉跑去荒野上打猎了。”

   “看来以后我都要把冷库装满才能保证库存了,唉...”

   其实正常情况下狩猎者们送来的各种异兽林愁都留下了足够供应很多天的存货,只是这段时间忙忙碌碌的一时不察,居然忘了已经很久没有人上门送食材这种事发生,要不是从海上回来采海石花和毛尖蘑的时候想起来去看了一眼,林愁自己还都意识不到。

   山爷不可思议道,

   “你那冷库里装了那么多东西,你居然说缺货了?”

   林愁翻着白眼指指房顶,

   “你知道我这要准备多少道菜的食材么?”

   山爷抬头一看,

   “娘希匹,怎么不知不觉的就快把风铃挂满了?老子可还记得你刚在这的时候只卖个盐焗鸡,啧啧,林子啊,说起来你现在也是个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大老板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感觉如何啊?”

   司空和吴恪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林愁,苏有容就更是如此。

   林愁想了想,

   “和我原定的目标差的有点多,我就想开个小饭馆挣点小钱做点自己愿意做的菜,任性的随缘开张,满世界找食材研究新菜——现在么,唉,一言难尽啊。”

   几个人面面相觑,

   “我说哥们,你这还不叫随缘开张?你这个月一共营业了几天?”

   林愁振振有词,

   “谁还没有个法定节假日了?能怪我么?你以为年节的时候我闲着了?我不是在开门营业,就是在寻找食材的路上知不知道!”

   “...”

   虽然明知道这货是在睁眼睛说瞎话,但几个人愣是没法反驳——事实上林愁每次出门都能带回来至少一道新菜。

   ...

   某处潮湿阴暗的地下空间,血肉模糊的淤泥恶臭袭人,一身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白衣胜雪的柳人隽面无表情。

   黑暗中传来手下的低语,

   “可恶...”

   柳人隽目光扫过空无一物只余满地腥臭粘液的蜂巢般的洞穴,最终停留在坍塌大半的大穹顶处,塌落的碎石泥沙刚巧顶住了漏洞,不过随着时间流逝,海水先是出现了胳膊粗细的水流,以惊人的速度变大变得激烈,重新将被砂石封死的洞口冲刷开来。

   “侥幸而已,毋须担忧,上方有被暴力挖掘破坏残留的气味,是觉醒者的气息——这是唯一一个露出海面的巢穴,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

   柳人隽挥挥手,打断得力手下的话,

   “岛基马上就要彻底损毁坍塌,你先去吧,不要误了事。”

   “是!”

   柳人隽独自一人留在那里,喃喃自语,

   “究竟是谁,发现了祸心术的漏洞,究竟是谁找到了巢穴,竟要坏我大事...”

   “呵!”

   柳人隽一声冷哼,脚下的血肉泥浆陡然亮起了暗红色的诡异纹路,各种圆环半圆环与卷曲的藤蔓触须般的线条最终组成的一组十米直径的完整图案,令人莫明惊悸的气息从中奔涌而出,带走了柳人隽并彻底摧毁的残破的巢穴。

   黑沉海海面,一艘满载而归的海猎船慢悠悠的驶过。

   “轰!”

   就在海猎船不远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想起,海面下喷涌的泥沙巨石裹挟着海水直上百米高空。

   海猎船顿时响起凄厉的号角,

   “海洋异兽!不!海底火山喷发!掉头!掉头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