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免费软件app

“就这样迫不及待的堵住我们的退路了吗?”雷欧通过灵视能力看着身后已经封堵住树墙,不由得笑道。

一旁的希尔维亚听到后,却愣了愣,不解的看了看雷欧,因为在她的眼中,身后依然还是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

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了雷欧是什么意思,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泥土,朝后面的出口用力扔了过去,泥土在空中飞了一段距离,快要飞出黑森林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便听到不远处树林里传来了东西打中树木产生的撞击声。

“你不是和白鹿谈妥了吗?”希尔维亚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雷欧,跟着指了指已经消失在前方道路转角处的那些外地冒险者们,说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们和那些家伙没有什么区别?”

雷欧没有回答,他只是抬起手,将手指上那枚契约戒指展示出来给希尔维亚看,只见那枚原本平平无奇的戒指此刻却闪耀出淡淡的青绿色光芒,感觉像是在和某种力量相互呼应似的。

“既然已经有了感应,却没有出现,会不会是出事了?”希尔维亚又猜测道。

雷欧沉默了一下,做出决定道:“我们先找个地方等一段时间,如果白鹿出来了就最好,没有出来,我们就根据这枚戒指的指示去找祂。”

希尔维亚闻言点了点头,赞同了雷欧的提议。

两人于是往黑森林更深处走去,不过雷欧这时候没有再通过灵视能力,到处乱看。

因为黑森林里面的秘密和古老存在实在太多了,远远超过了雷欧曾经见到过的爱奢丽森林,要是用灵视胡乱看的话,指不定会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最终遭殃的还是他自己。

两人继续沿着道路往前行走,看看是不是能够跟上前面的人,但很古怪的的是他们在转过一个弯道以后,前面一条笔直通往黑森林深处的简易道路却看不到任何人。

雷欧和希尔维亚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往前走,随着不断深入,森林顶端的枝叶也越来越茂密,遮挡住的光线也越来越多,没过多久他们前方就已经漆黑一片了。

纯纯的美少女眼睛会说话

对于常人而言,这种漆黑的环境伸手不见五指,自然少不了要点上灯光,只是在黑森林中点上灯光无疑会显得无比醒目,就仿佛在告诉黑森林里面所有的肉食生物进餐的时候到了。

原本雷欧和希尔维亚都没有必要点上灯,以他们的视力,就算是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下,依然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一切,但他们却并没有那样做,反倒和那些普通的冒险者一样将挂在腰间的小提灯点燃了,让自己的身影醒目的出现在黑森林这样的环境中。

点上灯后,两人继续往前走,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这条人工开辟的道路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在前方出现了一棵巨大的树木,这棵树木仅仅只是树根部分就已经和一栋五层小楼差不多,而道路正好从树根底部钻过去,尽头则是一个拱形的小门。

雷欧和希尔维亚都停在了这个巨大的树根前,相互看了看,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进去,很快通过了树根以及尽头的小拱门,来到了一片空旷的空地上。

这块空地非常平坦,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压过一样,地面长着一层非常柔软的丝绒草,踩在上面有种不受力的感觉。

周围的树木依然长得非常高大,但树顶的枝叶却长得很怪异,因为所有树木顶端的枝叶全都不会往这块空地上生长,这也使得这块空地抬头后,就能够看到天空。

只是,非常怪异的是此时雷欧和希尔维亚看到的天空却是夜晚,甚至在天上还能够看到点点繁星。

虽然,之前在森林里面走了多长时间,两人没有认真计算过,但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小时,按照正常时间外界的现在恐怕还是上午,绝不会是现在看到的深夜。

“我们这算是进入到真正的黑森林了吗?”希尔维亚抬头看着天上的星尘,沉声说道。

“应该是的。”雷欧回应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他们进来时的那个巨大的树根,而那个树根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

刚才在从树根下的那个拱门走到这块空地之前,雷欧和希尔维亚就都感觉到了这个巨大树根的不同寻常,这种不同寻常并不是来自于巨大树根本身的外形,而是来自于另外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们当初进入爱奢丽森林的感觉一样。

而之后看到天空的夜色后,两人也都确定他们现在恐怕是在一个和爱奢丽森林类似的空间之内,也就是真正的黑森林。

相比起希尔维亚来,雷欧对眼下的一切并没有感到太多惊讶,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进入到真正的黑森林世界了。

当初他第一进入到黑森林,就无意中闯入到了真正的黑森林世界,并且见到了黑森林之主金色巨鹿,所以现在的一切只是加深了他的回忆罢了。

“你感觉到了吗?”希尔维亚在这块空地上走了几步,然后闭目感受了一下,说道:“这块空地上好

像残留了一股力量,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难道这块空地下面有什么东西吗?”

“应该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你感受到的力量来自于这块空地本身。”相比起希尔维亚来,雷欧对外界各种异常能量的变化更加敏感一些,在希尔维亚有所感觉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这块空地的异常之初,并且他还找到了原因,只见他指了一圈这块空地的边缘说道:“你不觉得这块空地的外形很奇怪吗?”

“外形?”希尔维亚看了看周围,很快就在脑海中组成了一个空地俯瞰图形,跟着惊讶的说道:“这是脚印?鹿的脚印。”

雷欧点点头,说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黑森林之主金色巨鹿留下来的脚印。”

“金色巨鹿?”希尔维亚闻言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看了看周围久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在民间有关黑森林之主金色巨鹿的传说非常少,并且绝大多数传说还是纯粹杜撰的,所以黑森林白鹿在民间的名声来,金色巨鹿的名声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几乎不是专门研究黑森林民俗史的人根本不知道金色巨鹿的名字。

但在正教庭的各类典籍中,金色巨鹿的记录却非常多,甚至还专门为金色巨鹿设立了一个资料间,几乎所有和金色巨鹿有关的资料,从、到传说都被收录到了这个资料间中。

希尔维亚对神秘的黑森林很感兴趣,自然也看过这些资料,对黑森林的情况也多有了解,而且她更加清楚能够看到金色巨鹿是何等古老的神灵,她也同样想要看一看那个最古老的存在,所以当雷欧提到曾经看到过金色巨鹿的时候,她内心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现在,在她眼前的虽然不是金色巨鹿,但能够站在金色巨鹿留下来的脚印中,感受到金色巨鹿的力量气息,依然让她感到很高兴。

“我们会来到这里可能不是巧合。”雷欧忽然说道。

希尔维亚怔了一下,说道:“你是说白鹿在引导你来这里。”

“可能吧!”雷欧没有把话说死,他看了看周围,说道:“这里还残留了金色巨鹿的力量气息,黑森林的神秘存在不会靠近这里的,我们今天就留在这里吧!看看白鹿会不会现身?”

希尔维亚自然不会反对,她和雷欧很快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搭建了一个简陋的野营帐篷,然后收拾了一下东西,找了一些枯树枝,点燃了一个篝火。

两人坐在篝火旁边,也没有闲着,各自拿出来从法兰皇家宝库中收获的各种物品,仔细的辨认其价值。

在这些物品中只有少数几件物品属于那种有着历史价值的物品以外,其他绝大多数物品都是各类奇物,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些奇物里面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力量,但从这些奇物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来看,它们的威力应该都不同寻常。

“这个散发出来的能量最强。”雷欧很快从这堆奇物挑出了一个看上去很古朴的盒子,放在眼前看了看,说道:“从盒子上的花纹和样式来看,应该是第一王朝早期的盒子,上面的花纹其实是一种黑森林部落的文字,叫做蒂努努文,使用这种文字的黑森林部落很少,最有名的部落……”说到这里,他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最有名的部落叫做巴蒂斯,它不仅仅是最早定居并且统一黑森林北部沼泽的部落,也是……”

“也是以众巢之母为信仰的部落。”希尔维亚接过雷欧的话,说道。

和希尔维亚不同,雷欧手中有关巴蒂斯部落的资料所关注的内容,更多的是放在它在第一王朝中扮演的角色,至于其他方面都是次要的。

法兰第一王朝在建立之初,虽然自称是维纶大陆之主,但实际上被第一王朝控制在手中的疆域并不多,在黑森林的各种部落中,又不少部落的规模不会比第一王朝小很多,甚至超过第一王朝的大部落也不是没有,巴蒂斯就是其中之一。

在第一王朝流传下来的早期文献资料中,不止一次提到过巴蒂斯部落是帝国最大障碍之类的内容,很显然巴蒂斯部落是第一王朝统一维纶大陆最大的绊脚石。

最终巴蒂斯部落怎么样了,没有任何资料记载,只是知道第一王朝最终完成了对维纶大陆的统一,所有的黑森林部落全都变成了第一王朝的贵族世家。

但撇开这些正史资料不谈,在高塔巫师的早期书籍中提到过一次巴蒂斯部落,只是上面没有具体的时间,并且当时的巴蒂斯部落已经全部灭亡了,只剩下大量遗迹,而那些遗迹里面有着大量众巢之母的神像,由此可以判断当时巴蒂斯部落是以信仰众巢之母为主的黑森林部落。

相比起雷欧知道的资料来,希尔维亚掌握的有关巴蒂斯部落的资料则要更多一些,而这些资料全都是来自于正教庭,并且和巴蒂斯部落有关的资料往往都伴随着众巢之母,这个被正教庭通缉了很久的第一号邪神。

在那些资料中,也没有对巴蒂斯部落的具体内容写太多的内容,只是知道因为信仰众巢之母的关系,这个部落的

领袖始终是一名女性,并且女性在部落的地位也非常高,属于那种极端的母系氏族。

正教庭因为众巢之母的关系,对巴蒂斯部落进行了非常详细的研究,并且得到了一个可能性很大的推测,那就是巴蒂斯部落的灭亡并不是因为和第一王朝的战争,而是因为献祭,因为大量的献祭,最终甚至将自己也疯狂的献祭掉了。

正教庭派出过调查教士专门前往黑森林沼泽调查过有关巴蒂斯部落的事情,并且现在的沼泽众神被吸纳进入正教庭后,有关沼泽各个部落的资料也就变得更多了。

在这些调查资料中,提到过曾经在黑森林沼泽一带的部落出现了大规模的灭亡事件,在法兰的研究学者中也有类似的资料,只不过学者和教士对这些灭亡事件的产生原因却不同。

学者认为这是因为当时法兰帝国第一王朝的领土扩张有关,那些部落全都是死在了第一王朝手中,但正教庭的教士却认为这些部落的灭亡全都是因为巴蒂斯部落想要举行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大献祭有关,这些围绕在沼泽周围的部落全都被巴蒂斯部落抓去当祭品了。

之后,汉诺萨联盟在沼泽中发现的一处沉入沼泽中,还没有完全毁坏的巴蒂斯部落祭坛也证明了教士的猜测,因为在祭坛内外都有着大量的人类骨头,这些骨头绝大多数的死法都一样,都是被人用钝器敲碎了头部。

但从这些人类骨头的一些特殊特征来看,这些人类祭品来自于不同的部落,而且也有不少是巴蒂斯部落。

也因为巴蒂斯部落这种极其凶残的活人献祭方式,使得任何跟巴蒂斯部落有关的超凡物品,都非常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