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猫咪分享一下

一吼之下,结果盆栽还真就走了,干脆利落的留下一句话,

“过了这村没这店了我跟你说,哼,错过这门儿,下次再回来你可就不是娘家人了。”

林愁回以呵呵二字。

这边打发走盆栽,那边狩猎者早饭也没耽误,整个燕回山一片伴随着稀里哗啦吞咽声的香飘四溢。

吴恪恬不知耻的抱着个自带的大老碗整准备让林愁给猪血汤添汤的时候,一队发生委的文职官员从车上下来,目光如电四处梭巡。

众多狩猎者都皱起了眉头——发生委和狩猎者几乎算是天生敌对,谁瞅谁都不顺眼的那种。

狩猎者可以和守备军互殴到热火朝天激情四射,这都不叫事儿。

但和发生委就不行,发生委派出来和狩猎者打交道的大多是普通人,动手可以啊,打也打得过,就是打完之后的税有点交不起。

三个制服相同但带着不同徽章的领队上前客气的和林愁见礼,当然称呼还是林老板,

“是这样的,今天是发生委的例行巡查,主要看一下您餐馆的卫生、防火和食品安,您看…”

几人扫视了一圈热火朝天的早饭架势,口水有点不自觉的加速分泌,心中早就骂开了花。

“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们下次来也是可以的…”

甜美马樱侨今夏风采甜美迷人

林愁说,

“查什么就查吧,诸位都是普通人,来一次荒野也担了很大风险的,怎么好意思让你们下次再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发生委平日里对林愁多有照顾。

一群人均感激的看着林愁,天啦噜,这个林老板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发生委除了跟随莫红娘满世界大可去得的那几人,平日里最远的路也不过是从上城区到外城区——就是外城区的工作那都得抓阄挑倒霉蛋去完成。

三名领队抱拳,

“那就得罪了,我们开始了,放心,不会打扰您正常营业的。”

一群人分散成若干组,每人手里一笔一本一照相机,不停的拍照记录写写画画,脸上的表情相当专业严肃,只是额头簌簌的冷汗暴露了他们内心的不平静。

山爷摇摇晃晃的从山脚下走来,一皱眉,

“这啥玩意?干啥的?”

林愁说,

“说是例行巡查什么的,看看卫生之类的。”

山爷哦了一声就不再关注。

林愁疑惑道,

“嗯?今天不吃早饭么?”

山爷嘿的笑了一声,拍拍肚子,

“吃饱了吃饱了,和那边的人吃的,你这的菜——她们的黑曜石可不多喽!”

林愁脸都是黢黑的,p。

心里却想,平时山爷这张叼嘴都是出了名的,到了林愁这儿除了他的菜不带吃任何别的东西,今儿是咋了,转性了?

啧,看来山爷这亲王大人当的条件也真是够艰苦的,把这货磨的脾气都没了。

一群发生委的巡查人员检查完毕折回山下,三个领队噼里啪啦的翻着手里的A4纸本,在另一个票据本上一张张的写着,写完一张撕一张——这一切都是站在林愁正对面进行的,公平公正公开,看的林愁一脸狐疑。

撕了约莫有两百来张吧,三人好一番推诿,最终由那个体格相对来说最壮的人将一打儿票据递给林愁。

他带点颤抖的说,

“林,林先生,这是您店里…所有不合格的地方,希望您加以改进,念在…念在是初次,以发生委最低处罚标准,每项是12.5个流通点,一共是两百七十六处,总共是三千四百五十流通点整…没办法打折,所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交罚款吧…这是每一项的对应罚单,请您查验…如…如有错漏请指出,也可以到发生委对我们进行投诉,我们三人的工号分别是xxxxxxxx,xxxxxxxx以及xxxxxxxxxx。”

林愁此刻的表情肯定是相当精彩的。

ord天,两百七十六处?这么一会工夫你们是咋查出来的?工作效率够高啊胸弟!

林愁鬼使神差的接过票据,放手里一看,从墙角木质结构的蚊虫吸引性到房顶悬挂式菜单的危险性再到物品摆放方式的不合理到厨房构造甚至包括四狗子随意进出厨房重地都在上面罗列出来,每一张票据都写明了原因和处理建议,详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卧槽!”

林愁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这可把三个发生委来的吓坏了,差点腿一软趴地上。

“林,林老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真的…”

“对,对啊,您可千万别冲动,打死我们不要紧,到时候您可是要面临罚款的啊,得不偿失…”

“对对对,绝对的得不偿失。”

林愁回柜台取了源晶票子交到他们手里,

“嗯,我会积极配合发生委的工作的,各位放心——对了,不会吊销我的营业执照吧?”

谁特么不要命了敢这么干,连莫处那关都过不去!

几个人心里嘀咕一番,

“林老板,咱们发生委一向是以罚款为主,就没有吊销营业执照的说法,罚款数额根据触犯次数增长…直到…直到…”

林愁一咧嘴,

“直到交不起罚款为止是吧?”

“咳咳咳…”

林愁再次感叹,

“还真挺人性化的~”

几个人落荒而逃。

一群狩猎者嘲笑道,

“嘿,我说林老板,你这卫生可不合格啊,咱吃了你的菜会不会闹肚子?”

“谁他娘的管闹不闹肚子,那啥…你看林老板,是不是给咱打个九九折,咱保证一个字儿都不会说出去,这封口费经济实惠不?”

一群狩猎者,谁把发生委那群人的话真当回事儿啊,就是啥也没有,他们也能查出一万个不合格来。

林愁笑了笑,

“行,今天的客人,通通九九折!”

一片哗然。

“卧槽?”

“林老板这是开窍了?”

“啊呸,分明是心虚哈哈哈…”

还没等大家伙儿笑完,就被拖着长腔的吆喝打断了。

“磨剪子嘞~”

“戗菜刀~!”

众人当场愣了,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大爷推着辆大二八老古董自行车从山脚篱笆大门外缓缓走过。

再缓缓走过。

又缓缓走过。

就这么一会工夫,缓缓三个来回了,步履踉跄的就跟要随时倒那似的。

卧槽你敢信?

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大爷,骑着辆大二八就敢跑二百多公里外的荒野上戗菜刀来了?!